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启吾东疆论坛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479|回复: 1

[原创] 世纪大道(旧文)

[复制链接]

36

主题

135

帖子

200

积分

幼儿园

积分
200

社区居民

发表于 2017-10-13 17: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初体验 于 2017-10-13 17:21 编辑

世纪大道

          今天是母亲的生日,早上就打来电话,要我们回乡下吃夜饭。
      从家里出发,往南,过两个红绿灯,就到了正在开发中的城南了。新铺的柏油路宽阔得近乎空旷,在城市向南我向南的巨幅广告牌背后,一排排建设中的住宅楼在暮色中勾勒出新的城市轮廓。
      左拐,是更加气派的世纪大道。六车道,中间夹了条景观河。路两边的绿化带中栽植了各种树木花草,兼有亭榭、山石、翠竹、幽径相点缀,饶有几分画意。这里已是城乡结合部,车和人皆稀少,路边偶尔见到三两个散步的农人,步态悠闲,并怡然自乐。儿子好奇地四下张望,我告诉他这条夹岸垂柳的河流在我童年时曾经是一条长满芦苇的小水沟,夏天一池水草,冬天干涸见底。儿时的我曾经从沟里提过水,帮家里浇灌岸边的玉米地。初夏的一场雷阵雨过后,小沟里的水涨满了,泅在芦根和岸脚上的龙虾不计其数。随手折一根芦头,顶端系一条鞋底线,下垂一小段细铅丝圈,穿上蚯蚓,一根钓竿就做成了。往水里一投,很快就有龙虾上钩,先是微微的颤动,沟面上漾起了层层涟漪,随之动静越来越大,钓线在水中被反复拉扯——有时稍不留神,钓竿竟然就被龙虾拽跑了!徐徐将钓竿曳出水面,把龙虾兜入网中,再放到篮子里。半天下来,往往能钓上满满一竹篮。回去煮上一大锅,佐之于姜、蒜、葱、醋、酱油等调味料,手剥指吮,可以连着吃上几十只,一顿下来,桌上总是堆积如山的龙虾壳。这条浅浅的水沟边,当年还是我们和北惠阳镇一帮同年郎打架斗殴的战场所在。水沟是两边的界河,沟南为大兴,沟北属惠和。惠阳河一线通南北,唯独流经北惠阳镇时变成了东西向,河南沟北的那块临水之地就变成北镇的一块飞地(本地人谓之走脚田)。听长辈说,早先的惠阳河河道宛转,双方土地以水为界,也呈相互参差之势。六十年代为响应毛主席大搞水利基本建设的伟大号召,惠阳河化曲为直,水流贯通,这本是件惠及百姓的大好事,却因为几块地皮的归属问题,几乎使沟南沟北结下了世仇。渐渐地小辈之间也开始势不两立了起来,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双方就干过好几架。大家经常隔着沟互相咒骂,朝对方扔泥巴。一般而言,南边的人嘴皮子厉害,但身板单薄,不是打相打的料。北镇的人骁勇彪悍,个个是杀头胚,打起架来能把人往死里打。因此,动口,北镇的人不是对手;动手,南边甘拜下风。一般情况下,大家就是骂骂而已,动手的情况不太多——毕竟还隔着一条沟呢,但如果真的把北镇的人惹毛了,他们就会扑过来打。夫战,勇气也。北镇的人一旦杀红了眼,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有一回打架时陈家老二不慎落单,被人家一顿打,几乎丢掉半条老性命,血的教训终于让我们深谙敌进我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后来北镇的人一看见我们就阴阳怪气地唱“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竭尽嘲讽之能事。他们唱归唱,其实也奈何我们不得。我们毕竟是在自己的地盘上,一旦战事吃紧,就赶紧脚底抹油,齐刷刷地消失在一片茂盛的玉米地里。北镇的人惧有埋伏,也不敢追出很远,就在那里卖比卖比地叫骂。犹觉不解气,又恶毒地踩坏了一大片快要收获的玉米,此事又引发了双方大人之间的一场严重纠纷。当年我们躲藏的那片玉米地,如今已变成了世纪大道的一部分。而为了建设世纪大道,北镇的房子被全部拆迁,镇上的人家都搬到了北面的农民集中区。
      到家,桌上摆满了菜,父母已经在等我们了。儿子拿出红包呈给奶奶,祝奶奶生日快乐,还鞠了个躬。母亲很开心,递过毛巾脸盆让我们汏汏冷水面。父亲拿出两瓶冰镇大富豪,启开瓶盖,两只盖子均是“再来一瓶”,大喜,收集起来,隔天可以到东河头小店里免费领到两瓶啤酒。两人边喝边唠家常。父亲为人勤勉老实,做事四平八稳,是文革以前的老高中生,不但算盘打得好,还会写写弄弄,在农村里算是个难得的人才了。65年父亲刚从学校毕业就被领导相中,一路从毛选辅导员、小队会计、大队会计做到了大队书记,几十年埭上跑跑,干了一辈子基层工作。就因为当了十年的大队书记,现在父亲每个月能领到两百多块的补助,对此他觉得心满意足了。喝酒的时候,父亲又说起从这个月起,市政府为农村里六十岁以上的老人统一发放六十元养老金。父亲称赞这是一个好政策,六十块钱不多,但起码让老百姓的柴米油盐有了基本着落,说明党还是走群众路线的,父亲甚感欣慰。母亲也说了几则游和台上听来的新闻,都是些无关紧要的飞短流长。说话间,有人摇着蒲扇推门而入。是隔壁的一位大嫂,大嗓门,一进门就问母亲游和台上赢了多少,又凑近扫了一眼桌子,说菜水蛮端正,刚才站在屋外就闻到了香气。接着便眉头一皱,开始抱怨起天气来,说这个天太邪热,一丝风也没有,叫人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胃口也没有。大嫂忽然放下蒲扇,将一只手伸进短袖里面挠了挠,说中午已经换过一次衣裳了,又出了好几通汗,浑身湿几几的,要回去汏个浴,便起身叫我们“慢点吃”。
      头顶的吊扇有气无力地旋转着,发出呲呲的噪响,吹出来的风却让人不觉一丝凉意。母亲又端了盆冷水,顺便告诉我北京工作的堂弟刚生了个大胖小子,伯伯妈妈前天上北京看小孙子去了,临走时托母亲为他们喂几天鸡食。母亲又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面带神秘地凑过来,压低了声说,世纪大道的补偿款前几天已经发下来了,我们家分到了一万块钱。父亲听了显出一副很不屑的样子,觉得母亲毕竟农村妇女,不出门,有必要那么大惊小怪吗?父亲预言,这次修建世纪大道只动了小队里几块责任田而已,过不了几年,整片的房子都要拆迁。父亲呷了口酒,又说起前几天在东河头剃头的时候,听河南黄瘸子说世纪大道南侧已经被市里规划砌商品房了。黄瘸子的妹夫在市政府开汽车,消息一定是可靠的。父亲断定,到时候拆起来,贴补的钱起码有好几十万。大家都听得心花怒放,俨然一下子阔了起来似的。母亲却并不显得很兴奋,说有钱发固然是好,但她还是觉得乡下人自在,有田种,吃不愁,空气新鲜,而且做生活天天出一身黄汗,身体也比城里人好。要是像北镇上的人那样,一天到晚呆在农民集中区的套间里,会憋出病来的。
       饭罢,母亲为我们准备了两大袋新鲜蔬菜,用塑料绳捆在摩托车踏板上,并一再叮嘱我们路上当心点,到家了打个电话过来。说话间,一阵微风吹来,消散了些许暑气。抬眼眺望,洒落在夜空里的点点星子熠熠发光;不远处,空荡荡的世纪大道华灯绽放,宛若一条苍茫巨龙,璀璨了昏睡的夜色……

                                                                                              写于2008年仲夏
         

0

主题

8

帖子

15

积分

托儿所

积分
15
发表于 2018-1-12 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平平淡淡,时光总是撩人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首页|站点统计|举报|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Powered by Discuz! X3.2 , Processed in 0.124318 second(s), 34 queries .

© 2001-2013 启吾东疆论坛 版权所有 备案:苏ICP备0503286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