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启吾东疆论坛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5629|回复: 4

[原创] 惠丰中学(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24 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惠丰中学
- w. \# W( ^. D& Z; w" i! N" J      八十年代的惠丰中学是很好的学校。放眼全县,启东中学是无可争议的那摩温,接下来当然是汇龙、大江、东南等几所老牌子学校。再接下来,就有争议了。有人说应该按照东海、建新、江海等老完中一路排下来,也有人觉得惠丰中学丝毫不在这几所学校之下。硬件上固然跟老完中不好比,但师资强,尤其是理化的实力可能还在建新、江海之上,每年高考总有几个上本的,上大专的就更多。而且惠丰中学还有一个得天独厚的好处,离汇龙镇很近,生活上很方便,间或还可以溜到文化宫打打康乐球、看场把通宵录像,单凭这点,就是其他学校不具备的。 % R, \; r- u% t9 D; s( m
      惠丰中学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其校园之小,面积仅相当于一个规模稍大的乡中,也没有多少像样的建筑,只有一幢教育楼、一幢宿舍楼孤零零地耸立在一排排低矮的平房之上。学校四周皆田亩,以围墙或水沟为界。大门西侧为传达室,东边是体育组办公室,全校只有一个体育老师,姓曹,小胡子,喇叭裤,帅气英武,胸肌发达。曹老师当年还是个单身汉,除了上课时间,一般都是在惠丰镇上荡马路白相。但曹老师对于工作还是很负责的,每天总是天不亮就放运动员进行曲,音乐一响起,宿舍楼里的灯也齐刷刷地亮了起来。对于学生来说,苦难的一天从早操开始。一只曲子放好,所有寄宿生必须在操场上集合完毕。在做早操这件事情上,耍滑头是不行的,管后勤的袁老师每天都要挨个宿舍检查一遍,将躲在被窝里的人一一瓮中捉鳖,并拖到宿舍外头罚站,拿袁老师的话说就是“叫你想想清爽”。寄宿生操罢,准备梳洗吃早饭的时候,附近的走读生也三三两两地开始到校,教学楼里的日光灯一盏盏亮了起来。惠丰中学唯一的教学楼建于八十年代初,三楼三底,二楼栏杆上铸有一匾,上书 “育英楼” 三个镏金大字。全校12个班级,育英楼9个,剩下的3个——两个高三班,一个初中班被安排在东面的平房里。育英楼和平房的中间有一条青砖铺设的过道,往里走,东西两侧各有一排平房,主要是学校的行政区,包括校长室、总务处、团委和各学科办公室。左手边头一间就是校长室。说是校长室,其实和别的办公室并无二致,沈校长、陆校长、唐主任几个头面人物挤在七八平米的一间里,几张柜子和办公桌一放,余下的空间仅容立足。和普通教师办公室相比,校长室里多了一部电话机,一张会客的旧沙发,一只好一点的面汤架子,仅此而已。往西,走过一条水泥桥便是公共厕所。前有小花坛,植一枝球状的冬青树。男厕有墙砖,有水冲式小便池,还有一面园林式景墙将厕所内外隔断。沈校长曾经在多个场合表示过对这个厕所的满意,誉之为惠丰乡最高档最文明的厕所。行政区最东边早先是乒乓球室、实验室,后来因为一些老师拖家带口,无处安顿,先后改作宿舍之用。 2 s  i$ b2 i# ^0 f3 K+ r( _8 \8 ~
      行政区后面,是学校的生活区。
# e- [) q! r( w3 ~+ a      惠丰中学700多个学生,几乎一半是寄宿生,300来号人吃喝拉撒全部集中在这个区域里。西头有三根烟囱的朝东屋是食堂。里面有一个大灶,几口很大的锅。锅铲形似煤锹,满锅子的菜,炒起来,需要饭师傅相当的臂力。食堂分教师和学生两个窗口,厨房南隔壁是教师食堂,内置四张八仙桌,十来张长凳子,西南角有一台14寸黑白电视机。当年老师们可以一边在此用餐,一边看《济公》或者《上海滩》,沈校长也常常在此与民同乐。学校没有专门的学生食堂,只有两个打菜的窗口,窗口中间的小黑板上写着“今日供应”。其实,饭堂里烧来烧去一直那几只菜:炒青菜、黄牙菜炒肉丝、冬瓜毛豆子、红烧洋蕃芋、大蒜滚豆腐、番茄蛋汤——饭师傅图省力,一般懒得翻花样。哪天康大叔高兴了,或者上面来人检查工作,教师食堂大鱼大肉自不待言,学生食堂也会有红烧狮子头或者肉烧百叶结供应。据我的观察,饭师傅也分三六九等,最底层的一般是临时工,负责烧火,拣菜,打扫,干活最多,待遇最低,还经常吃说话;地位高一点的饭师傅大多是合同工,他们的工作主要是烧菜,打菜,有专门的宿舍,工作体面,省力,而且吃得开;食堂里唯有康大叔一人是土地工。土地工是学校近边人,因为学校占用了他们的土地,一般是不能辞退的,所以比普通的职工要硬气,资格一老就成了地头蛇,连沈校长也要承让三分。康大叔糙皮色,大块头,自从当上司务长以后,脾气也越发大了许多,动辄就训斥人,生气时还会朝人扔东西,底下的人个个都被弄得小鸡一样服服帖帖。康大叔其实不姓康,康大叔是他的绰号。为什么叫他康大叔呢?开始也觉得奇怪。后来语文课上念到了鲁迅的小说《药》,才知道康大叔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当时很多学生抱怨荤气少,嘴里淡,简直是开素菜馆,而菜价却不便宜。于是司务长成了出气口,被人提了绰号。“康大叔”渐渐叫出了名,本名反而没人知道了。
      打好菜,端到宿舍里吃。宿舍楼三层,底楼男生宿舍,二楼女生宿舍,三楼是单身男女老师。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只隔一层楼板,除了偶尔用面盆或者竹头敲敲天面,寻寻开心外,总体上井水不犯河水。至于三楼的那帮二十出头的孤男寡女,虽说为人师表,但毕竟虎狼之年,难免偶行虎狼之事。出于安定团结的考虑,学校基本上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宿舍的陈设简而又简。靠窗户的地方置一小桌,上面放牙缸牙刷,打饭菜用的小洋面锣,桌子底下摆放热水瓶。学校食堂每天下午有免费热水供应,除了洗脸、汰脚之用,不少人喜欢临睡前泡一碗炒干面或者麦乳精,家境富裕一点的,则三不五时地泡上一包方便面,那种喷香的味觉和大肆饕餮的满足感,对于食用的人是一种享受,对于其他的人来说简直是惨绝人寰的煎熬。朝里,有两排木床,上下铺,共12个床位。中间是一个一米多宽的过道,上头吊一根粗铅丝,用来挂毛巾和没有晒干的衣服。床底下除了行李箱、鞋子之外,永远有一堆臭袜子、味道怪怪的内裤和领口黑亮的脏衬衫。宿舍里没有凳子,下铺什么人都可以随便坐,随便躺,很不卫生。更要命的是,剥裤子只能在下铺剥,每剥一次,床上总是弄得一片狼藉,所以大家都宁愿睡上铺。 ' G: L6 S1 M4 v* b6 s
      剥裤子是高一时常玩的恶作剧。剥裤子的刺激不仅仅在于其临时起意的突然性,更在于对象的不确定性,就像击鼓传花一样,结果完全是随机的,你既可能是施暴者,也可能是受害者。剥裤子一般是在午饭过后,上课以前,室内光线充足,又是一天中最是百无聊赖之际。剥裤子不是想剥就剥的,必须依靠协同作战,有点类似于动物世界中的群狼战术。一旦对象被锁定,一场嗜血的猎杀便开始了,所有人一哄而上,将其撂倒在床上,按头的按头,揿脚的揿脚,再把被剥者双手张开固定于身体两侧,整个人体呈现出一个 “大”的造型。压在下面的人只是象征性地挣扎几下,便迅速放弃了反抗,断断续续发出一些似嗔若怨的呻吟声。解皮带,松扣子,一层一层,就像拆一个包装袋,快得很,直到图穷匕见,方才罢休。有时仍觉意犹未尽,还用直尺量一量长度,评头品足一番,或是在上面涂抹一点牙膏,帮忙杀杀菌,其间又不时爆发出一阵阵放浪的狞笑声。整个过程一般持续五六分钟,后来熟手了,只消三分钟。被剥的人一面提裤子,一面不免要骂骂咧咧一番的,但并不是真生气,甚至还有一点小小的庆幸——这次被剥了,下次就轮不到了,而且还可以名正言顺地剥别的人。最终的情况是,宿舍里12个人个个剥过别人,也都有被剥的经历,有的还被一剥再剥。
      有一阵子,几乎三天两头往惠丰镇上跑,在头兴港闸和河东水井站一带晃荡。惠丰镇是一个小镇,向东10来分钟的步行距离。冬天晨练跑长跑的时候,每天都要从学校到头兴港闸跑一个来回。头兴港闸扼内河水上交通之咽喉,闸外侧长年泊着许多粜米的,捕鳗鱼苗的或者贩运砂石的外地船,大多是来自兴化、高邮一带。每天潮涨关闸,落潮开闸,水流浩荡,蔚为壮观。而这里的傍晚时分最为热闹,太阳一歪西,卖茶食、蔬菜、水果、熟食、旧货、老鼠药的摊点就在闸的两侧摆了起来,挤挤挨挨,西至闸管所,东面一直延伸到了建筑站。头兴港闸的周边厂家单位多,东有面砖厂、乳胶厂、中心校,西有惠丰中学、乡卫生院,市口极佳,所以路边市场越发壮大,高峰时段往往造成闸口一带交通堵塞,到后来规模、人气甚至比北面老镇区的菜市场还要旺。惠丰镇被头兴港河一分为二,从理论上说,头兴港船闸至北桥头之间的河岸两侧都属于镇区范围,面积不算小,但一眼望过去,房子稀稀落落,很不成气候。闸下来有一爿商店,向北是农机厂,一家脆饼店,一家理发店(当年店里有两个颇有姿色的女学徒,帮老板吸引了不少客源)。靠北头是一座破破烂烂的水泥桥,桥西是废弃的老乡政府,当时已经大门深锁,人去楼空,院子里满是杂草和鸟鸣声。桥东有一条百来米长砖铺的老街,供销社,粮站,信用社,邮电局坐落于此。乡政府搬走之前,街上开过一家小吃部,生意还颇为红火了一阵。小吃部实际上只是一间七芦头平房,没有包厢,店堂里只有几张满是油腻的台子,正对门口有一幅颜色斑驳的迎客松油画,东面的墙上挂一只苍蝇拍。小吃部的顾客大多是过路客或者来乡政府办事的人,对于这些人来说,来碗阳春面或者盖浇饭,填饱肚皮就行。也有一些人吃得要考究些:先舀一碗淡水白酒,点一份猪头肉或者特色卤茶干(当年这里的卤查干真是一绝,是用八角、桂皮、老抽煮出来的小灶茶干,干香,扎实,有嚼劲,曾经看见过有人吃得眯起了眼睛,那个杀念!),再就着几粒和尚豆,一个人笃念念吃,一直吃到耳朵根红到颈把子,才满脸写意地起身离开。惠丰镇市面小,人流量少,所以小吃部只做中午这一顿,不卖早点,也不烧夜饭,下午客人一走,就关门打烊,第二天九十点钟再开门生火。后来乡政府搬到了南边的建筑站,老街便开始日见冷清,小吃部撑了一段时间后,也关了门。
# s8 W: J  R' X- F1 h  Q      
发表于 2019-5-23 08:12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实手法,写得不错。有细节,有人物个性,有故事情节。请问楼主尊姓大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5 15:27 | 显示全部楼层
怀念 啊我的青春 哈哈哈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31 15:18 | 显示全部楼层
96-99初中,99-02高中,见证了学校一步步壮大,可惜毕业没几年学校就改行了。至今还想起回丰镇一臭豆腐摊上上海阿婆包的馄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31 15:20 | 显示全部楼层
96-99初中,99-02高中,见证了学校一步步壮大,可惜毕业没几年学校就改行了。至今还想起回丰镇一臭豆腐摊上上海阿婆包的馄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首页|站点统计|举报|小黑屋||Archiver

Powered by Discuz! X3.2 , Processed in 0.085584 second(s), 16 queries .

© 2001-2013 启吾东疆论坛 版权所有 备案:苏ICP备0503286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