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启吾东疆论坛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4478|回复: 0

[原创] 故乡入梦深,小镇故事多(1)——北新镇回忆片段 翁健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6 13: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每年春节都要回老家启东过年,必定到北新镇看一看,今年也一样,习惯沿着老街兜一圈,尽情呼吸久违了的家乡空气,仔细聆听熟悉的乡音俗语,然后伫立在北新桥头,凝望着车水马龙人声鼎沸的老街,渐渐地,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儿时的记忆变得越来越清晰,仿佛一切都发生在昨天……
, u$ c9 O! p" p; n( w: p一、
+ V4 i- @. r  B' X/ i6 _+ `9 j8 o0 j北新桥,小镇人习惯称为“大桥”,它静静地架在南北走向、碧波荡漾的北新河上,温婉地把三里长的街面分为河东和河西。在桥上南望,远去一里多路,是钢筋水泥浇筑的海星桥,传说当年为方便清末状元张謇巡疆,由本地士绅郁寿丰出资建造,小镇人俗称“洋桥”。海星桥向南二里路,是曾经停靠去上海的“东方红”航轮的老启东港,老启东港往西一里路,由东往西依次坐落着造纸厂、农药厂、化工厂。听老人们讲,很久以前在老启东港的南边,还有一个川洪镇 ,后来被长江大浪冲垮,如今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 O5 p: o8 w1 g0 f/ ]5 W5 W回首北顾,一里半路远处,是那座走上去一步三摇一米宽的老木桥。北新河在木桥下优雅地拐了个弯,绕过济公坛穿过砖瓦厂,一路向西直奔连通长江的灯杆港。, ^6 y$ E! s; ?# A
西看窄窄的民主街,小镇人习惯称为河西。据说解放前有一座香火旺盛的太平庙,沿街尚有香烛坊、灰竹行等老店,以及大财主号称“沈万三”的沈竹轩立柱穿廊的老宅群。解放后,老庙早已拆除,七十年代的一场漫天大火,把沈财主的老房子烧得一干二净。大火过后,河西老街就冷落下来。到现在,就连当年红红火火的农机厂、印染厂、杂货店也不见了踪迹,剩下的只有几十家民居。
0 i, U) u( f2 E东眺正街,笔直的向东延伸至一里开外的北新医院,老北新人习惯称为河东。河东分为二街二弄。前街叫陆理街,是为纪念解放战争时期的革命烈士陆理而命名。听老辈们讲,解放前河东老街商家林立商贾云集,酒店、布庄、书店、秤店、钱庄、典当店、丝线店、毡帽店、油米店、茶食店、百货店、竹木店等等;有名的商号就有十数家,像“福泰祥”、“周万和”、“恒盛祥”、“日新昇”、“李长泰”、“卢福记”等等。我家祖辈开酒店,商号“致中和”,印象中到现在,还有以此名做商标的黄酒厂家,但与我家不相干了。解放后,公社、区委等政府机关驻扎在此,商家还有二十多家,文化站、电影院、中心校、邮电所、工商所、房管所 、粮管所、银行坐落其间,热闹非凡。后街原先是条小河沟,六十年代填沟成街,为了纪念这个“无产阶级{MOD}{MOD}{MOD}”的胜利成果而命名胜利街。后街有码头、肉铺、老虎灶、大礼堂、戏台、豆腐店,也算热闹。西边弄堂,正对着当年的公社门口,因直通老启东港而得名通港弄。东边的货郎弄,因路口住着孟货郎而得名,中间二个小弄堂因太过短小而没有取名。医院向东经过锁厂、镇东校,过了建新河就是有人才辈出的建新中学。建新中学再向南一里路,就是内河进出长江的三和港。; s7 _) Z5 v: w/ X0 h
北新镇桥是解放后建造的第一条钢筋混凝土桥,四五米的宽度,粗犷朴实,现在看来没有什么出奇,但在小镇人的眼中,是那样的美丽、实在和亲切。
: ^# g' ?' |" T春天,桥栏两边,挂满了在微风中飘舞的印花蓝布,蓝布上龙飞凤舞、花开富贵、鲤跃龙门、百子嬉戏等等,各种图案争奇斗艳。桥下,印染厂的工人们忙着浣洗,河水中荡漾着靛蓝的染液,如云朵般变化着形状漂向远方……
- j1 r6 u' a0 m* ^夏天,天色尚未擦黑,河里赤条条的孩子们还在打着水仗,两岸的人们早早地把椅子凳子搬上了桥面,只等夜来纳凉。门槛精的几家,甚至把小饭桌也搬来了,边吃晚饭边纳凉。夜幕降临,晚饭过后,总有几个见多识广的长者,天南海北古今中外地长脚白话,把围坐的小孩、妇女听得直发愣。谈兴浓时,直到午夜也不想离开桥面……
* t9 o0 o9 j4 e0 U8 b4 F2 e  }秋天,河上船桨摇曳,船机声声。船到桥边,船夫收帆停橹,纤夫麻利地奔上桥面,双手一抖,纤板连着纤绳,在桥下画出一道美丽的圆弧,飞向桥栏的另一头,纤夫迅疾跨步抓牢纤板,反身奔下桥去……大桥下总会有张网打鱼的,桥边的码头上有人垂丝钓鱼,河面上有人驾着小船赶着鱼鹰捕鱼,入夜还会有人挑灯夜渔……那时,河面上总会飘来阵阵渔歌……; n9 N' J& N* A7 j( u# ?1 d
冬天,河面结满了薄冰,四周雾霭漫漫,远处炊烟袅袅,桥面寒风萧萧,桥堍边还会有痴情的恋人,顶着北风镶着笼空跺着双脚,等着心上人前来约会……8 H- k. ]5 F) w5 Z3 O5 V9 x! d& L
二、
7 P& E- F! W1 Z6 c提起小镇的小吃和特产,对于长期漂泊在外的老北新人来说,格外的魂牵梦绕、垂涎欲滴。
( V6 T# I$ G8 o) c/ x4 w通港弄路口,皮肤黝黑、说话嘴不兜风的老头刘启元,四平八稳的坐在矮凳上,跟前支上小煤炉,锅里沸油翻滚,锅上架着滤油钢丝。煤炉边放个小木桶,里面整齐地码着方正、白胖的豆腐干,木桶上用毛巾遮挡灰尘。这豆腐干不比一般,那是老刘头特意在豆腐店定制的,不挑豆腐衣,特有的臭味也绝不用臭鱼烂虾泡的那种腥臭,而是专门收买本地特产鲜豆梗精心腌制、榨汁,头天晚上把豆腐浸泡在鲜豆梗汁里吊味,到下午二三点,才小心翼翼码在木桶里出摊。油锅一开,老刘头会仔细地数上十块豆腐干,贴着锅沿放下,油锅立刻发出吱吱响声,豆腐干在油锅里上下翻滚,一股鲜豆梗臭味就漫延了半条街,根本不用吆喝,人们就会闻臭而来。老刘头的臭豆腐个大肥厚,炸的外焦里嫩,闻一下臭味冲鼻,浇上秘制甜酱或者辣酱,咬一口鲜美无比回味无穷。不消一、二个小时,一桶臭豆腐哄抢而光,老刘头就赶紧收摊找人下棋去了。
( O' l- R8 v4 U$ v$ Q2 k夏家的面食也是小有名气,馒头、油条、麻花、麻团、油面、米糕、印糕、面条、馄饨等等应有尽有,吃过难忘。比面食更有名的是夏家双胞胎的女儿,一样的大眼圆脸短头发外加几粒雀斑,一样的身高体型穿着打扮,一样的能说会道头脑灵活,就算父母也分不清楚谁是姐谁是妹,小镇人干脆不区分了,管她俩都叫“双胞头”。话说双胞头见老刘头生意红火轻松,立马紧靠老刘头臭豆腐摊,支上白铁皮烤炉摆上和面桌。但见炉内炭火熊熊,双胞胎手脚麻利,和面、加酥、揉面、搓团、掐胚、擀皮,撒上葱花芝麻抹上猪油,探身伸手“啪啪”地在烤炉内贴饼。眨眼功夫,一块块饼胚就齐刷刷的贴在烤炉内壁,七八分钟后,葱香四溢的缸爿饼就出炉了,双胞头的嘴也就停不下来了:“缸爿饼哦缸爿饼,喷喷香个缸爿饼!”“缸爿饼噢!一只缸爿饼夹三块臭豆腐,吃来打巴掌不放啊!”还别说,臭豆腐的鲜美加缸爿饼的干香真是绝配,人们争相抢购,二个小摊从此相得益彰,销量不断攀升,连小摊边的排队长龙,也成了小镇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f1 E( G* J* l" x比夏家面食更有名的是食品厂的糕点。相传食品厂的把桌老师傅的师傅,是当年清宫里御用的面点师,技艺高超花样百出,拿手的名点云片糕,厚薄均匀香糯柔软入口即化。当年亲眼看着老师傅切糕,嘴上和人说说笑笑,也不瞧着糕坯,右手握着大切刀,左手均匀地推着糕坯,大切刀上下翻飞,只听得有节奏的“哒、哒、哒”声,待重重的一声“嗒”收刀,一块二十公分长、一百片的云片糕就切完了,比现在的机器切糕都快,更显功夫的是,糕片不是一片一片切到底,就连着那么铜板厚的底部不切断,这刀功没话讲。云片糕包装也有讲究, 红纸包装用于婚庆寿宴,白纸包装用于祭祀丧事,到现在好像没有这个讲究了。另外还有刮啦风脆的麻饼、咸甜相宜的穿心酥、皮薄馅多的月饼、香酥走油的桃酥、香甜可口的炒米糕……不说了,再说口水要流出来了。
" A$ o+ ]$ u2 |那时候因为兜里没零钱,这些东西难得吃到,只能站在摊边场外远远的看望,独自咽下口水,好在我们从小会“钻研”,总能找到心爱的吃物:1 h5 s7 p2 v& i7 F1 n& [
春暖花开,长江堤岸石缝里到处是鲜芦根。约三五好友,结伴去捡芦根,脱掉鞋袜卷起裤腿,赤足走上还是冰凉的堤岸、沙滩,不一会就能捡上一大堆芦根。顾不上满身的泥巴和冻僵的双脚,挑一根最鲜嫩的芦根洗掉泥巴,倒掉芦节里的江水,咬一口白净净的鲜芦根,脆生生甜滋滋,满口生津。
- `  g2 L7 ]6 d  L& Y. u立夏以后,树上的知了叫得欢,小伙伴们就去扣知了,会叫的“响了”用铁丝串着放在点燃的茅草火堆上烤 ,不用烤多久香味飘溢,掰开黑黑的知了背,里面是雪白的肉,吃起来满嘴喷香;不会叫的叫“哑了”,掐瘪了眼睛,尾巴里插上狗尾巴草,然后往上一抛,“哑了”就会笔直向上飞,直飞到看不见。* r; o) H/ |# F+ I& @' J6 c
仲夏过后,羊棚上爬满了结拎子,那是一种金黄色长得像苦瓜似的水果,扒开壳里面是鲜红的肉囊,淡淡的甜味。据说结拎子能补血,所以细嚼慢咽慢慢品味。
/ K+ k! O" ^6 H. u) W  F盛夏酷暑,爬上树丫采摘紫黑色的桑仁,刚摘下来不及洗净直接扔进嘴里,那种酸甜很特别,有葡萄的酸味、樱桃的甜味、荔枝的多汁。一开吃就停不下来了,直吃得嘴巴、牙齿、手指、背心全是桑仁的褐红色。当然回到家,免不了被母亲拎着耳朵,指着背心洗不掉的桑仁汁臭骂一顿。! f* d" O8 R/ o+ ]1 v) m2 s' N) K
夏天必定要去北新河游泳,顺着河边阶台的几根木桩,双手撑成喇叭形向上撸,总能摸出来几只肥肥的河虾。河虾晶莹剔透、张牙舞爪的样子,拧掉虾头掐在尾部挤牙膏一样一挤,鲜美的虾仁就进了嘴里。
$ `' {% V# ^7 c/ t, x' B+ n初秋稍有凉意,人们不再在户外纳凉了,伙同镇上几个馋疯了的家伙,趁着风高月黑,悄悄摸进镇南民宅偷芦穄偷甘蔗,虽然有时被房东追得着天飞,但每次都会顺利逃脱,然后会师“洋桥”底下,嘁哩喀嚓吃得那个甜哪。现在回想起来,肯定是东家有意放过我们。
3 U4 N3 m# k% v& ]: o" i深秋季节田野里随处可见的狗屎绿滴,半米多高,一棵结十几粒果实,剥开灯笼样的外壳,里面是黄噔噔、眼珠子大小的果子,咬一口味道酸酸甜甜。直到现在才知道原来学名很文雅,叫龙珠果,也有叫姑娘儿。
( u  u" l% K" J  f大冬天,等候在柴灶口烤山芋、烤玉米。一旦飘出些许香味,就不管是否烤熟透,也不怕烫手,一边轮换着手拿,一边吹着柴灰拼命地啃,必定是一副满手炭黑、龇牙咧嘴的馋相了。直到现在,那个香味仍是难以忘怀。
' t% Y3 r$ v# t2 X% I中心小学门口小摊卖的盐水茴香清煮海螺丝,头大尾尖寸把长,一分钱一小勺十二三颗的样子。吃的时候把尖尖的尾巴插在门缝或者桌缝里掰掉,再用力把壳里的螺丝头吸出来,虽然螺丝肉只有火柴头那么大小,但香香咸咸回味无穷;& w5 j- k0 g& h. g
后街的爆米机房,也是经常光顾的好地方。主人李锦芳高挑黑瘦,喜欢哼着样板戏,一手拉风箱一手摇转爆米机。“轰!”的一声巨响,白烟过处爆玉米粒四处飞溅,一大帮小孩就“嗷”的一声散开,哄抢散落的开了花的玉米粒。抢到的,吹一口灰尘,忙不迭塞进嘴里。
1 ?3 L: O  J" B$ C9 j当然,还忘不了养老院瞎公公捂的紫砂柿子,忘不了大街上麻婆婆卖的黄瓤西瓜,也忘不了老张头在桥堍头地摊上的蟠桃,更忘不了戴家小店五颜六色的弹珠糖......
/ f  @. Y0 V5 v3 l% Z1 _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首页|站点统计|举报|小黑屋||Archiver

Powered by Discuz! X3.2 , Processed in 0.080278 second(s), 17 queries .

© 2001-2013 启吾东疆论坛 版权所有 备案:苏ICP备0503286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