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启吾东疆论坛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2425|回复: 0

[原创] 故乡入梦深,小镇故事多(2)——北新镇回忆片段 翁健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6 13: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镇的酱油,不说太远就说在南通地区,那也是额骨头上搁扁担——头挑。烧菜着色吊味用的褐红色的是老抽,凉伴蘸料用的琥珀色的是生抽。单说那个生抽,闻着豆香酱香,尝着鲜美无穷,真正的吮指回味。所以在小镇有个说法:酱油蘸蘸吃得进。记得小时候拿着空瓶去店里打酱油,营业员会不急不慢地用竹筒勺子号份量,小勺子二两半大勺子半斤,打满一瓶酱油,七十年代一毛钱的交易,八十年代后期块把钱样子。对于生抽,印象最深刻的是一道“青龙白虎汤”的“大菜”。虽然名称大气霸道,其实就一大碗的开水,加葱花、加一调羹的生抽、抹一点猪油或者滴几滴麻油,考究点的话放几个白米虾干,色香味齐全的“大菜”就大功告成了,喝一勺“青龙白虎汤”,准包下三口饭。传说八十年代县长顾静珍来北新镇,尝到小镇生抽的美味,立马找到老师傅倪小狗“开后门”,嘱咐以后每月购买二斤生抽。此事真假不确定,但我姑奶奶去台湾看望她分别三四十年的儿子,没带别的礼物只带五斤生抽,那是千真万确的事。
北新镇地处长江入海口冲积平原,土地肥沃物产丰饶,一年四季地鲜、河鲜、江鲜、海鲜不断小镇人的口福真是不浅。最怀念的地鲜菜有:咸菜豆瓣汤,俗话素有“三天弗吃盐齑汤,脚裹郎里酥汪汪”之说。做咸菜的原料有好几种,雪里蕻、萝卜缨、大头菜、草头都可以做成口味各异的盐齑。小时候对水搙和盐搙盐齑有不解去问母亲,母亲说,傻孩子,那不是一样的?自己吃用水搙,客人吃用盐搙。其实我知道,那时候为省钱舍不得用盐,毕竟盐搙出来的盐齑,清香又可口,美味不苦涩。
还有一只小镇人百吃不厌的地鲜菜是洋扁豆烧茄子,茄子闷酥、洋扁豆爆腰开花,入口鲜糯清香,回味甘冽漫长,很能下饭。童谣唱道“青皮茄子洋扁豆,三碗米饭吃来滑咻咻”。青皮茄子和洋扁豆都是本地特产,外地很难见到,特别是洋扁豆,青绿色的外壳,白白净净的豆粒,秀外慧中的感觉。记得小时候六七岁的样子,父亲带我去中心校玩,见到当时二十刚出头、长辫白脸大眼、穿一件绿军装的徐老师,不知咋的突然就联想到了洋扁豆,忍不住小声说道,“徐老师像洋扁豆喏”。父亲来不及掩住我的嘴,徐老师早已听见了,不怒反笑而且笑靥如花,亲了亲我的额头,拉着我跑进大办公室,冲一屋子的老师说,“喏、喏,伊叫我洋扁豆喏……”从此,不管老师还是学生,甚至半条街都称徐老师为洋扁豆了。当时对徐老师的举动有点懵圈,现在想来,肯定是洋扁豆白嫩玲珑的样子,无意中说到了漂亮爱美的徐老师的心坎上了。
小镇还有一个顺口溜,“度米(玉米)稀饭茄脚柄,越吃越得劲”,说的是另外一只名菜腌茄脚柄。一般把做菜剩下的茄子蒂部,用盐腌或者酱油渍,讲究点的浸在甜面酱里,过个十天八天的,就可以吃了,一般做法有在饭镬上蒸熟或者切碎了炒着吃,吃口是皮脆瓤软,先甜后咸,越吃越想吃。严格地说,腌茄脚柄算不得地鲜菜,但在那些年,小镇人家家户户腌上一塌缸,几乎每餐必备百吃不厌,所以地鲜菜排名第三还有点委屈呢。
说到河鲜,值得称道的太多了,什么油煎麦格郎、清蒸鳊丝条、红烧汪苏郎、酒糟小鲫鱼、竹笋炒鳝丝,肉烧鳗鱼,肉挎甲鱼、面拖蟹、白煮龙虾、蚌肉豆腐汤、盐齑黄蚬……随便一道菜都是上品,一般人家平时难得弄个尝鲜。老经验的渔夫,一般不去菜市场,那里摊位多卖家多,卖不出好价钱,特地挑公社对面的饭店门口出摊。地上铺上塑料纸淋上河水,鲜鱼活虾就放在上面,也不吆喝,叼支香烟抱膝蹲在边上,一手拿根关丝草,一手从鱼篓里抓出张牙舞爪手掌大小的老毛蟹,慢慢地捆扎,眨眼功夫,一串吐着泡泡的螃蟹就扎好了。见有穿着齐整像模像样的主顾,就会变戏法似的从鱼篓里再抓出扭动挣扎的金灿灿的黄鳝和银晃晃的鳗鱼,眉毛一扬,咕嘟一句:“赞伐?”来人往往架不住黄鳝鳗鱼和渔夫的挑衅,一场讨价还价就此展开。当夕阳西下,中心小学的学生排着小队,叽叽喳喳的走出校门,渔夫们就不管剩下多少河鲜都放回鱼篓,往肩上一搭,任别人央求买鲜,丢下一句“不卖了,带回去吃老酒”以及几颗烟蒂,沽一壶老酒,径直回家逍遥去了。买鲜的人,只能望着渔夫远去的背影,噘嘴骂道“捞鱼摸蟹败家星……”。
小镇的江鲜很金贵,市面上偶尔有卖,主要靠东边的三和港、西边的灯杆港的网箪打捞,产量不大,好在二个港口都有父亲的学生在里边做事,所以从小口福不浅,金赤银亮的刀鱼清蒸最鲜,通体雪白的银鱼与草头做汤更好,大肚子的仔鱼铺蛋为佳,圆滚滚的鲻鱼红烧不错,毛手毛脚的螃蜞腌茄子最下饭。自打八十年代后期开始,长江下游工业兴起,这些江鲜就成为了传说,记忆中的块把钱一斤的刀鱼,在靖江、扬中等地被炒到了几千块钱一斤,连从来不吃的江边沙滩上弹泥巴的田螺郎,也要买到五块钱一条。现在每每想起这些江鲜,只能擦擦嘴边的口水,在梦中过瘾了。
小镇不产海鲜,却从来不缺海鲜,带鱼、鲳鱼、黄鱼、鱿鱼、方板鱼、膏蟹、团蟹、梭子蟹、对虾、青虾、红芒子、海蜇、紫菜等等,品种繁多。北去四五十里路,就是闻名遐迩的吕四渔港;往东七八十里路,就是寅阳、近海。这几个渔港都看好北新市场,不管大潮还是小汛,拖拉机装的、摩托车拉的、自行车驼的海鲜,一股脑儿就挤了过来,主要目标当然是停靠老启东港的东方红轮船上的上海人,还有区委、公社以及周边几个大厂的炊事员。戴饭单、套袖、臂弯里拗着大竹篮的是机关里的炊事员;戴工人帽、自行车上挂着二只大竹篓的是厂家的饭师傅;戴大厨帽、穿白衫的是东方红轮上的大厨。这批人嗓门高杀价狠下手快,卖海鲜的商贩满面堆笑小声应答,偶尔压秤成功忍不住转过脸去呵呵偷笑……经这批人折腾后,北新市场的菜价就居高不下,在启东总是名列前茅。不过当时还没冰箱保存,哪天轮船不准时靠岸或者小贩没赶上集市时点,海鲜价就半送半卖不如白菜价了,靠近市场的我们家就可以大快朵颐了。记得七十年代,家里常常备有海蜇、糟带鱼、虾干,门口竹竿上还吊着筛子,里面晒着准备糟腌的黄鱼和海鳗,人来客往之时,这些都是最好的待客佳肴。
记得小镇的菜市场前后搬了三个地方。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之前,菜市场在中心小学的西操场,之后搬至胜利街与通港弄交叉口的大礼堂前,九十年代后期又搬到豆腐店对南马路边。不管春夏秋冬一到凌晨四五点,菜农们就到市场占摊位了。遇有刮风下雨的日子,菜农们就三五成群的聚拢在我家屋檐下,放肆地说笑吵闹抽烟咳嗽。原本只要家中的纸质广播里《东方红》晨曲一响,就知道五点三刻该起床了。那时经常睡意正浓就被菜农们吵醒了,屋内外还是乌漆墨黑,广播也没声响,更不知道时间,只好眨巴着眼睛等天亮。不过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不管窗外嬉笑怒骂照样呼呼大睡。
小镇最热闹的地方也在菜市场。菜市场不只买卖时令蔬菜、生鲜海货,还出售手工制品,更是展示技艺的好地方。老铁匠倪友根手工打造的镰刀、铁搭、矮锹、钉耙、泥刀、刮抄等铁器很抢手;胖篾匠张德兴的藤盘、筛子、菜篮、米筲箕等竹器销路不错;长脚沈木匠的米斗、凳子、桌子、蹲坑凳、羊转轴等木器问价的人多;三和港老黄头的菜籽菜秧又放又卖,青菜、菠菜、黄芽菜,茄子、萝卜、芦穄秧来不及点数……再看上镇赶集的人们:有围着外地人的大竹笼,揪着小鸡小鸭的尾巴在挑雌雄;有扶着墙壁脱了鞋子试穿芦花靴的;有拿着鸡毛、猪骨、旧报纸等,簇拥在挑担前要换花花绿绿的烂斩糖的;有拿着瓷碗、玻璃罐挑自酿白乳腐和红乳腐的;有边惊奇地看着小白鼠蹬小伞,边排队买老鼠药的;有里三层外三层围观舞刀弄棒卖伤膏药的;有提着一篮鸭蛋等候加工皮蛋的;有专注地看小炉匠烧铁水补镬子、敲铜钉修缸补碗的;有坐着马扎伸着臭脚在修脚挖鸡眼的,更有拉着手张家长李家短闲聊的……简直就是一幅活生生的《清明上河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首页|站点统计|举报|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Powered by Discuz! X3.2 , Processed in 0.086257 second(s), 21 queries .

© 2001-2013 启吾东疆论坛 版权所有 备案:苏ICP备0503286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