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启吾东疆论坛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3182|回复: 2

[视角] 占补平衡为名义的宅珑填埋是不对的,何时能纠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15 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水美村庄”,离我们还远吗?
2 Z% c0 k. h; n2 K, O2019-06-11 07:004 I) T3 q& q7 q/ o

( i+ ~. t) N+ w9 Z$ [- b, H# T. C# |' y. o% V6 Q9 N! Y2 N; o1 h  P  u
作者:李志石
2 `$ n$ B, d& S4 G" `) K# X' b$ P+ e0 H* }: I1 W  s& a
水,是生命之基、发展之脉,也是乡村振兴的命脉。建设好水美村庄,当然也是一万多香台头人的期待。
2 G, {! d0 }5 B' @( C4 @! j0 c( v8 h4 d! ?9 v6 X) e" f6 \
最近,在老家香台头贯串南北的七贯河上,突然筑起了一道道土垻。这不是为了拦截什么,而是要进行一次较大规模的冲浆捞浅。2 u0 i9 a3 l% F  C( b
5 e6 V5 t' R, D) K
这是地方政府在为我们老百姓做一件好事,目的是让活水进村、活水出村,清水绕村、碧水映村。当然,一步到位也是不易。& n" S! R, T# K; h0 o

7 U5 q' X9 r% a; h3 w但不管怎么样,有这样的目标,总比没有目标要好。
3 S  v" A/ T$ T4 G/ C2 }& n* G( `7 i: M4 p3 M' b& [
我们香台头地域原属于民族实业家张謇开垦的大豫盐垦公司。这一条七贯河香台头人的主水脉之一。当年大豫盐垦公司计划开垦荒地48万亩。南起遥望港北至南黄海捞弯的北海边,东西之间划成十贯,香台在七贯。
6 J0 U% p5 j: A5 r6 S4 }. Z& W- S$ p6 W& V3 s5 H, C
张謇认为,开垦之法,首先在水利基础设施建设。他说,“兴水利,必水土平而后稼穑兴”。0 l+ q* }+ W/ I# w8 T* w, T
9 c3 \2 o) x" n8 @
大豫水利工程分内外两套。内只做大河,匡河、横河、泯沟及堤岸、涵闸四级配套;外则以建骨干进排河道。这些河道在民国八年(1919)有荷兰水利工程师特克来亲自设计,亲自指导施工完成的。大豫公司的呈现,当年就是一副农业现代化的格局。在全国农村是罕见的。
/ e; d0 C* Z& h/ V- y, w) v" e
' F+ @0 F" S: o4 W* {- z! m行走在老家的乡间小道上,你会发现这里与其他农村相比,彰显着明显的个性。
& E: x4 D7 \# \" w5 {' I! b- U5 I( {1 |1 T) {. I3 P
按照张謇的统一规划,区与区之间有入海骨干区河,这种河最大。
$ k; ^9 n' k  |# w7 y7 O
+ {: T) v" U  o2 n0 h; ]/ O2 e东西2.5里,南北2.5里,四周加起来10里路,为一厓;有的一厓是5排,有的是6排。匡与匡之间有匡河,厓河为中河。  q  P  }7 C, c2 T
" s7 L7 ?" V) a% w$ @
排与排之间有横河,这种排上横河比起匡河来稍微小一点。
! t0 ]: i1 ]/ ~, [0 Q0 E3 B4 d' J/ ?: ?
每排又分为17窕,每窕约20或25亩农田,窕与窕之间有窕沟,这种规模更小,本地人叫它泯沟。/ w% o; D* C/ \  w# y

& a  n, Z  z& V+ H+ H+ t, K大中小河配套相通。在大河入海口,建有钢筋混凝土水闸。傍区河还建有马路,可通行牛车等。排、窕之间都有道路相通。
, Q9 @, X) [3 x* F% R. l1 m4 _# P' z
/ G4 E% o% h: M; L( o6 j3 n! V有些农户在住宅的后面还开挖了宅沟。到宅沟里取水,最多就用明矾打一打,沉淀一下。有的直接去宅沟里淘米、洗菜。口渴了,有时会手捧起水来就喝。" }, D( E# d: r0 a

8 l7 o, v" X8 }" F& j' E4 C# }# L那个年代,我们乡下孩子当然也不知道城里有自来水,当然更不知道还有现在的矿泉水。
% v9 Y# ~! ]6 m6 t9 F2 H& F# c0 R, i+ m# D
那个年代,我们沙地人居住的地方,做到堤、河、路、桥整体配套,水系完整。' K/ e* N. x; L

( C: Q% j1 N/ U2 M+ m大堤、大河、大路旁边植树遮阴形成防风带。有一句老话叫“街上的雨,乡下的风。”外地人只有到了我们海边生活一段,才能领略什么是海边风的滋味。有了防风带,气候就好很多。
/ Z7 B1 V/ l2 s" h9 O: w+ \* o5 e* q! L
我们这里的人喜欢在横河、窕头的泯沟旁种植芦苇,这种植物更适合生长在水边。形成农田林网化,改善农田小气候,也有利于水土保持和改善生态环境。
: A8 F& \' z* ]$ q
  S1 v9 D4 q$ S我清晰的记得,儿时与水为伴的那些日子。我们虽然没有过个江南水乡那种“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的日子,但我们也有“田成方,屋成行,清清河水绕村庄”的美好;那时候我们虽然也不懂得什么叫亲水、吸氧、看景,但我们也有在家乡河里的游泳、嬉戏的快活。
, d) o% k) f3 P* @, l2 O6 i1 K% f( H
3 d- }2 u' K5 G& [* H美好的回忆,缓缓流淌的河水承载了悠悠乡愁。7 i# r4 K' X/ {$ O( x' i5 G0 x

8 c+ T  l- P  f  E5 m" C* w. E可是前些年我回老家,对河里的水不敢恭维了。
8 I0 S/ ?9 M+ u4 v8 Q
, K* V, V# S' ~- y1 h9 O一些地方河水浑浊、垃圾漂浮、杂草丛生。
+ m8 O2 R5 x# Q9 E) W' r6 ?, y9 C  B6 T  K8 K
听村上的人说,老家的水环境污染,主要是工业废水和生活污水。整个水系位于排水前哨,大豫镇无奈的承受着境内和上游外县市废水入境。9 b0 {" H; }( R$ E, {$ i

3 G: A% e4 c6 b. {据说,前些年,全镇境内平均每年向河道排放的各种有害物质达1000多万吨。因为大豫镇处于如泰运河的最末端,要承受着上游进境额外的废水治理负担,这确实有些不合理。不知道现在的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新技术能否帮上忙,来一个“铁路警察各管一段”,实施分段监测水情。& L8 o6 K; k/ w- H& L2 ~) P

$ ?) I  o- n8 [  t前些年,每逢汛期,这里水位升高,废水倒灌,三四级河、横河、泯沟整个水系严重污染。加上有些居民随意向河边倾倒垃圾、排放污水,有的还不自觉的把秸秆推入泯沟、横河,造成部分河道逐渐狭窄,河床加高,河水发黑变臭。雨前抢喷农药,抢施化肥,雨后严重污染内河水源。严重的地方还会见到死鱼漂浮水面。
$ q( @0 h- P$ X; B7 B( v* i6 }/ U& ^0 c  ?6 z+ x+ t
我还看到个别地方,为了偏面追求增加土地面积,把一些窕头的泯沟填埋起来,切断了土地的“血管神经”。这种破坏生态结构的掠夺式做法,很让人感到遗憾。( S2 T* M/ z( o' f2 I
) [. G) W8 M8 W  A4 _
水,像人一样,也具有两面性。水利!水利!搞得好,对人类有利。处置不当,也许是水害。如果水生态失去平衡,那大自然报复起来会是令人难以想象的可怕。
4 M5 P, d2 ]# e
1 `2 b& ~; q$ b( V2 S1 O6 F% Q从70年代到90年代初,连续几十年,我做农村广播工作,经常到田埂、地头、河坎,与农民对话,当“代言人”,反映他们的诉求;也当“布谷鸟”,引导农民唱好“四季歌”。
8 Q  T% ^7 ~- k% m
8 [2 U6 q* g, _" [# {后来到了上海大都市工作和生活,与朋友聊起农村,我的话好像特别的多。) o9 K% t4 X# k) T1 R
$ ^+ u- B0 _2 B& V" ^0 t
我们如东,我们大豫,我们香台头,属于长江下游的江海平原,常年雨水偏多,干旱年景相对少一些,排涝的任务很重。即使没有大的涝灾,雨水过多了,田里的庄稼猛一看也看不到什么,其实已经收到了水的渍害,慢慢的庄稼会发黄发枯,严重的就渐渐的死亡。
5 l4 L; O! z3 _6 n
, x8 [1 T4 z3 R7 a  ^! a沟沟相通,内外三沟配套,四面脱空,把田“抬”起来种。这是我们如东在平原地区独创的种植经验,曾为如东全国农业大县作出过重要贡献。
- e/ l6 L# D* s1 V$ x$ m& k$ K: Z
3 |& r  O# t9 X' }) `前些年,回到老家,我常常站在河边沟旁凝视着水面发愣,似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也曾经给自己问了许多个为什么?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理想的答案。+ G. p* ]) J$ c' i

5 v, H- T3 m4 c0 z一次,有一位邻居老伯伯跟我说,现在不要说年轻人不敢下河游泳了,就连鸭子也不敢在河里游了。这句话让我想到了很多。; \- \/ A; r" A$ n- l
6 x, ]0 A* z  T* x& x1 ]
当然,看人挑担不吃力,人活着也不能光长着嘴说人。
  ^% d8 n; ^  Z# }6 c% U+ w- h; Z
+ o1 z1 B- m, x2 H( ]6 _; H, d说句心里话,对财力有限的镇、村来说,治理好如此严重的水污染,确实是一个巨大的负担。7 ?. k& Y; U3 N: @* l0 u7 b
7 U; s$ U) q4 h" r9 ~1 s9 t
这些年来,当地政府还是千方百计,克服困难,努力把污水处理这件民生大事提上了议程。' K- }& L# R1 o- ?4 N% }  W

. N8 l2 K, J  k+ W5 `6 I5 I通过不断的河道疏竣,清理河道垃圾、整治企业排污行为、控制农业面源污染、加快污水管网建设、实施河网环境配水工程等,让老家的大小河道增强了一些水体流动性,水体的自净能力也有一定的提高。虽然还不到清水碧波的标准,但还是有了一些改善。
. U# N4 }. K6 A. f3 G' i; e2 }
5 U2 ^, m( i: Y" D/ N& [我也惊奇的发现老家的河里多了一种野鸭在嘻水,这种比家养的鸭子块头小很多的动物很灵敏,一天道人在岸上说话,它在水里游起来很快,嘴里还不时的发出一些声音不大的欢叫声。我小时候倒还没有看到过这种野鸭。我当然听不懂它们在说什么,它们似乎告诉我,水环境跟过去不一样了,我们是你的新朋友。
6 L1 h4 D1 B6 A: [( ^) t5 Y
& \, N2 c$ ?( T& f' A) E几十年前,每年到了夏天的时候,一到晚上泯沟边上会是“蛙声一片”,因为青蛙是两栖动物。那个时候,去田边行走,经常能看到青蛙从水里到岸上跳来跳去的。
# C3 |3 G' P' @. A7 g  o, @$ U1 o" x# Y' |0 d" t+ M. d: ^: r
那个时代的农民是舍不得吃青蛙的,因为农村人都很清楚青蛙是专门吃害虫的,是自己的好助手。可是前些年已经很少听到青蛙叫了。但近几天夜里老家下雨,我好像又重新回到过去。雨声伴随者“咯、咯、咯”蛙叫声,组织了美妙的“田园交响乐”。0 T! s* i( e' s. R
, {  b. N8 x/ {7 D; C6 l, u% K2 B  g% [
平时的横河、泯沟是很安静的,只有到了下雨天才能听到这样的欢闹。自己从小在农村长大,对这种声音很熟悉。夜深人静的时候,听着听着,也慢慢的让自己进入梦乡。  |1 i: e# p  k& {1 ?
9 _$ V1 Q8 g* g, Z
但在农田荒废的地方,如果水渠、河流、水塘干了,没有了水源,青蛙就不能繁殖后代了。当然如果把它当作餐桌上的美味佳肴,那后果更是不堪设想,农田的生态将遭到破坏。1 a3 ^; }  N4 T* S

9 J1 ]7 e& M5 r1 ?1 L9 }# z昨天下午,我在香台北面的施家桥附近散步,在桥的左侧看到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河长责任制”的内容。有县级河长、镇级河长、村级河长各自的职责。也有河长的名字,手机号,举报电话等。香台村党总支书记仇小华兼任“七贯河”香台村这一段的河长。" e; I. x; L1 Y! G  J

: c4 u- E2 n. v2 |6 i7 P竖一块牌子并不难。几十年来农村里经常按照一些新的提法,动不动做出各种各样的牌子竖在路旁。老百姓司空见惯,似乎对那些牌子不肖一顾。2 {; b% R4 F9 A5 C( `+ u% v3 V
2 q/ Y" H8 d7 R
当然,让牌子上的内容落到实处,还是有着积极意义的。但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做到的。' y6 Y4 O  z! l" i& t" ^7 g" j

. P- I' ]/ H2 k. u. e+ [" V/ W+ r水,能成为乡村的景致。国家对水美乡村建设也有着严格的标准。5 K" F' t1 j; q6 _  W7 r- s

( [1 o+ G9 ^, M' f0 N如何应用好民族实业家张謇给我们留下的宝贵资源,让老家清澈的水真正的流动起来,打造更高质量的美丽河道、水美乡村,提升农村人居环境,是一个亟待解决的新课题。5 o: d$ u# e: {; x7 ?/ @3 h2 L
; y7 J: d7 X; y: ^
儿不嫌母丑。家乡的水虽然还不尽如人意,但是我们宁愿相信,我们的父母官们是有“颜值担当”的。
  E$ }1 ~% [: N% o9 W' M6 t* z5 v7 D! b
仇小华满怀信心的对我说,最近把香台头的污水管网工程纳入了工作计划。今后几年,要通过多方面的整治,不仅能满足泄洪排涝、输水蓄水的功能,也会规划建设景观绿化、休闲游憩、健身步道、文化娱乐等设施,充分发挥河道生态、景观、休闲、文化等综合功能,改善村庄面貌,提升人居环境。接下来,这些都将写进新一轮“香台水美村庄”发展规划。
6 E# n3 T& Q3 x, \: M" [7 O0 Q  P* m9 s1 C7 u  X$ H& p( Z
我也似乎听到了水治理和建设的脚步声。6 ?, f% x) @4 ^& _
- g. k0 W0 B- F& w. @
在60年代初,我们如东在全省最出名的就是水利建设。当时的省委书记在多次会议上号召全省向如东的水利学习。当年的县委老书记孙维经曾多次在会上讲起此事就有一种自然的激动。  A5 D4 N4 r$ H! b1 ~/ s3 N; |
, W7 \5 Z/ O8 Y1 x+ v
如今,我们多么需要拿出当年如东人“爱水、治水,护水、亲水”的“精气神”,来建设水美乡村。, Z9 X( z! u4 Q) f9 n3 ~( y; a
2 i% |) g' y* s
对梦中老家的留恋,往往也和碧水清波扯上了关系。疏浚中的“七贯河”,纵横交错的各种河道,让我浮想联翩。- d5 n* P' R6 q. V3 O/ h: L3 s
/ D. }& ^8 I1 H: ?0 X, h! n: q( _
水,是香台头人的魂,它能清澈甘甜,会滋养着世代的香台头人。
+ s; I1 q( ^4 L9 J3 ?6 x. I
5 w( `# v( n- ^3 ?  b+ A有了这样的水,香台头人才能过上“一半黄海海洋曲、一半香台田园歌”的悠然生活,也会滿足人们对“流水绕人家,风雅入诗画”的向往。/ R$ p' u+ r1 T# I% g2 J7 T

2 g( E' \- e0 K5 r6 X! m1 e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5 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还看到个别地方,为了偏面追求增加土地面积,把一些窕头的泯沟填埋起来,切断了土地的“血管神经”。这种破坏生态结构的掠夺式做法,很让人感到遗憾。
& z& w3 S: t6 |1 F
8 X0 _* G! q. j' [ 水,像人一样,也具有两面性。水利!水利!搞得好,对人类有利。处置不当,也许是水害。如果水生态失去平衡,那大自然报复起来会是令人难以想象的可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2 11:43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的农村建设一乱无,随意填埋沟渠,随意挖土填土,没人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首页|站点统计|举报|小黑屋||Archiver

Powered by Discuz! X3.2 , Processed in 0.090172 second(s), 24 queries .

© 2001-2013 启吾东疆论坛 版权所有 备案:苏ICP备05032861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